登录

快速注册

专访 | 量子链帅初:不用获客是区块链应用的优势 数字化内容或会最早落地

作者:铅笔道pencilnews 时间:2018/04/01 阅读:3856
来源 | 北纬31度 文 | 小派克 不回应是最好的回应 “帅初二字有什么内涵吗?” “我阿里的花名,好像是送 […]

来源 | 北纬31度

文 | 小派克

不回应是最好的回应

“帅初二字有什么内涵吗?”

“我阿里的花名,好像是送草的诗人。”

黑框眼镜、黑白格子衬衫、斯条慢理的南方腔,帅初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谦和,在这个习惯了语速飞速、眼神锐利的圈子,还真让人意外,颇有些腼腆诗人的味道。

“其实,关注到您,是因为快贝的负面新闻。”

帅初习惯腼腆一笑,“要不这个就不提了吧。”

“一个人做的事情从各个角度来看都不一样,它更多是一个长期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没有太多直接回应的必要。”

“网上有人说量子链抄袭,您对抄袭一说怎么看?”

这个不存在抄袭啊,因为它是一个开源软件。作为软件开发,你不可能从0到1自己造轮子,这完全没有意义。所有成熟的开源软件已经过了时间的检验,你在它的基础上去不断地迭代就可以了。

展开剩余90%

这位大佬对自己陷入“罗生门”的处境似乎不太在意。那些都是自己前行时,嘈杂的声音。而回应这些噪音最好的方式,就是安静做事,用时间来证明一切。

如果说每个人都有气质,那科技仿佛才是他的底层基因。

这点在他朋友圈体现的淋漓尽致,不知道的情况下,还以为是个埋头钻研技术的极客。

但这就是帅初。现在是,年少时也是。

学计算机的热血少年

读到中科院博士中途辍学,应该是帅初生命中的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他也是一个在工作or考研中纠结的平凡少年。

那时,他才大二,在四川大学信息工程学院就读。

有次,他被因特尔面试官问道,为什么要来这里实习时,他热情澎湃地发表了自己对科技的热爱:“技术是推动社会发展的最底层动力。”面试官会心一笑,将简历放到一边。

那时的他是一个单纯的技术男,其貌不扬,有着典型的技术特质:腼腆保守、不爱社交、痴迷技术……

对于学计算机的学生来说,有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等人作为开路先锋,几乎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写代码创业的梦想,帅初也不例外。

大学期间,他几乎每天都在关注前沿的互联网项目。但因为成绩好,被直接保送硕博连读。

“本身中科院的学术环境相对比较自由一点,我觉得有更多的时间去探索。这样,他偶然发现了比特币。”

当时,帅初在做一个关于对等网络信息传输的课题,需搜集大量资料,看到比特币关于对等网路的实现方式后,心生兴趣。

“很多媒体的报道都是你突然看到一个东西,一下子顿悟了的感觉。其实不是这样的。在学习和对它不断加深认知的过程中,我才慢慢意识到,这个东西非常有潜力。”

从2012年至今,这个探索的过程持续了6年。

“当时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这是未来一个很好的方向,但自己肯定也没有预料到,2014年到2017年它能爆发成这样。”

当然,期间帅初也去了阿里。

那是2014年,行业处于低谷期,比特币从1000多美元跌至200美元。

在他看来,整个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怎样把技术和协议产品化,如何对产品体验和用户需求有深刻把握。这也是他去阿里做产品经理的动机。帅初花名也产生于此。

随后,创办量子链的念头开始酝酿。

2015年,以太坊发布。当时以太坊社区成员想在国内做智能合约的落地和培训,如智能合约的模板、以及场景应用。

帅初想到,中国具有市场优势,是不是也能做这样一个平台。

他想结合比特币以及以太坊的优点,重做一个主链。

比特币的优势在于稳定,因为它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架构,底层安全稳定,在过去的10年里,从没出现过错误;而以太坊优势在于灵活,但底层不稳定。

量子链就是想既拥有以太坊的灵活,又兼具比特币的稳定。

但一路走来,帅初经历了太多难题。

做公链之难

最直接的难题就是,没有人才。

当时懂得怎样基于比特币做迭代和创新的人没几个,且2015年以太坊刚发布,要找到同时精通比特币和以太坊开发的人才,真的很难。

“当时,我们先做了很多设计,然后不断去两个社区游说开发者,让他们认同这个理念,加入我们。”

帅初坦言出当时招人的一个秘密。

“我和他们聊了所有开发者内心深处的梦想:把智能合约的能力赋予到比特币的网络中。对比特币社区的开发者来说,这是他们一直想去做的事情。”

如此,才有了人才的一个个加入。

有了人,下一步就是开发了。

这其中需要攻克太多bug,最后还要让别人去理解你做的东西。

帅初说,当时团队有二十几个人,大家都是协同工作,先把任务切割好之后,中国程序员睡了,海外程序员起来接着干。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基本上全年无休。

说起自己的团队,他毫不谦逊:“我们团队算是中国整个区块链行业中水平很高的了。团队里大多出自北大或者中科院。”

“将比特币的优势和以太坊的优势相结合,并在两年时间内把它落地,在全球来说,还没第二支团队。”

从创始至今,帅初对自己的定位非常明确:首先获得全球程序员开发者的认可,至于其他声音,都没有意义,不必去理会。

量子链的独特

聊完个人经历和产品之后,接下来他聊了很多行业观点。

Q:目前公链还挺多的,怎样去判断一个公有链的好坏?决定性因素是什么?

“我觉得公有链主要分两类,一类是加密货币属性,另一类是平台属性,这两个定位不一样。

如比特币、莱特币、狗狗币都只是加密货币的属性。加密货币属性能够做到公平公正、可靠可信,但系统的复杂度有限的,属于有限的灵活性。

比如你不能对比特币进行额外的操作,它的交易都是标准的交易类型。

相对而言,以太坊的定位是智能合约的应用平台。要在平台上跑应用,就要考虑到效率。

我觉得现在的平台还非常早期,如果平台是朝着效率的方向去演进,那演进的终点就是中心化的系统。因为中心化的系统效率实在太高了,比如说用支付宝、微信支付可以瞬间到账。怎样去取舍,其实需要大家去探索。”

比特币这样的加密货币属性的系统已经被慢慢证明是可以的,但是平台属性的公链还处于早期,远没有加密货币属性的公链成熟。到底平台能不能成功还是个未知数。如果一个平台做到了中心化的效率,那它反而会失去公平性,可能会失败。一旦失败,没有任何可以退守的地方。所以量子链上一直没有放弃加密货币属性的底层,并在这个基础上再尝试把平台做好,算是一个折中。

量子链如帅初其人,偏保守。

区块链的未来

当被问到,怎样看待区块链3.0时,帅初表示,目前没有任何一个项目称得上区块链3.0,包括量子链。

他认为目前以太坊已经发展成了巨大的生态,未来可以找到一些能支持它成为平台的应用场景,但需要时间。

就像2000年的时候,大家很难想象通过手机打车、叫外卖。因为当时一没有智能手机、二没有应用软件,也没有4G网络。同样,现在基础设施都还没有搭建好,至于说哪个C端的应用能够首先吸引1000万用户,到底在哪个平台可以实现这种事情,都很难去评判。

所以,量子链和以太坊实际上都是基于不同维度的两种尝试。只不过以太坊具有先发优势。

Q: 现在包括以太坊和量子链上的这些应用,他们是真的有价值吗?还是也处于发币的阶段?

“不但是量子链上的应用,以太坊上应该有1200多个应用,但你可以告诉我你在使用哪个应用吗?一个都没有对吧?那我觉得,这真的需要大量时间去探索,才能找到有价值的应用。

可能之前的撸猫游戏火了一把,但它生命力非常有限,玩法也非常有限,所以炒作一波就过掉了。”

未来几年,基于区块链的C端应用可能会在数字化的内容方面先落地。比如娱乐,包括游戏、音频、视频、电影、文字、图片等。

这些信息基本上都是非常精确的符号体系,比特币本身就是一个符号,价值来源于别人对它的认可,二者之间更容易天然地碰撞在一起。

“现在还处于我们铺底层的阶段,离普通用户能够在手机上使用区块链应用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帅初说道。

“但区块链和行业的结合机会巨大。比如,任何人可以在区块链上面做自己的应用。现在我们想开发一个应用得去租虚拟机、阿里云,还要维护我们的硬件,但对于在量子链上的开发者,你不用担心任何计算机相关的东西,你只要有idea就行,智能合约会帮你去跑idea。”

区块链应用另一个巨大的优势在于,再也不用去获客。因为区块链网络上本身就有很多用户。

比如,去年的撸猫游戏出现后,以太坊的用户都可以去玩这个游戏。对游戏开发公司来说,它的初始用户就有1000万个。这对任何一个互联网应用产品来说都是不可能的。

最后,帅初还给我们媒体提出建议。

“区块链这个行业慢慢会进入一个调整期或者个瓶颈期,你们可以趁这个时期好好积累未来等一两年还会迎来再次爆发,如果做好准备,看好时机,机会很大。”

采访结束后,下午5点的北京依然被雾霾笼罩,与公链的处境颇为契合。

“但成功不是终点,失败也非末日,最重要的是继续前行的勇气,以及实事求是的干劲。”当天,帅初在朋友圈如此说道。

责编 | 晓宇

铅笔道“投资人UGC栏目”诚邀感兴趣的投资人向铅笔道投稿。内容可参考:1、对行业、市场的见解与看法;2、投资案例笔记;3、对某一行业的深入研究心得、行业报告等。投稿请加微信(124926554)或邮箱(wuxiaoyu@oa.pencilnews.cn)。

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非铅笔道原创,不对文中观点和真实性负责,内容仅供读者参考



标签:

发表回复


copyright © www.scitycase.com all rights reserve.
京ICP备16019547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