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快速注册

开无人机、当飞手是种什么体验? | 这个职业不太冷

作者:yanyan. 时间:2018/01/31 阅读:2229
hi, 听说在这个技术革新,盛产焦虑的时代,你有些担心。什么样的工作更有前景?人生还有什么转换跑道的可能性?这 […]

hi,

听说在这个技术革新,盛产焦虑的时代,你有些担心。什么样的工作更有前景?人生还有什么转换跑道的可能性?这个时代是不是产生了一些新职业,你可以尝试?

这样的职业有,而且还不少。在36氪密集报道的、勃勃成长的那些行业和公司里,大家对人才很是渴求,而无论是刚毕业的年轻人,还是已经有一技之长但想换个环境,都可能在新的商业领域里获得更快的成长机会。

至于做这些工作究竟是种什么样的体验,优劣利弊如何,我们将在“这个职业不太冷”这个栏目中,尽量为你解答。

From 关心你的 36氪

今天跟你分享的新职业,是无人机行业的飞服师。业内,人们更习惯用「飞手」这个称呼。也就是控制无人机飞行的那个操盘手。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无人机行业市场需求预测及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数据显示,娱乐/消费级无人机的高渗透率直接促进了市场扩张,工业级无人机应用领域也随之扩大,从农用植保、电力/石油管道巡检、到防恐救灾、警用安防等,潜在市场空间极大。

开无人机、当飞手是种什么体验? | 这个职业不太冷

该报告预测2018年全球无人机市场销售收入将突破80亿美元,保守估计到2025年,行业市场规模将超过700亿美元。

开无人机、当飞手是种什么体验? | 这个职业不太冷

你看,按照上图所划分的细分领域,各优秀企业已经排排坐好了位置。大疆因其产品迭代迅速,及美好的价格区间(最便宜的低至3200元),成功把航拍这项小众爱好带入了寻常人家。

举个例子,想必你也参加过婚礼,「Fufufu」的一声,所有人循声而去,只见一架无人机托着一枚戒指悬停在了新娘面前,众人起哄鼓掌的同时,无人机的操盘手自然被贴上了「酷炫」的标签。

然而你有所不知,这是一项苦差。

一般情况下,婚礼现场飞一回收费在2000元/天。飞手一人得身兼数职:眼睛盯着屏幕,还得时刻关注人群、电线等。婚车是租的,注意别刮到车了;飞机掉了,千万别砸到人了。一不小心,风激起了地面上的一些渣滓儿,打到了飞机的桨,产生振动了;婚礼放了个炮,放炮那一瞬间产生了电磁干扰,画面又突然出现雪花了。这些,飞手都需要有随机应变的能力。

很多时候,航拍的飞手都没有证。毫无意外地,这又是一个黑飞事件。2017年成都双流机场的无人机干扰民航飞行事件,推动了无人机行业规则的迅速出台。「合法的飞」有了更具体的内涵:你不但得有证,还得在官方指定的场所飞。

于是,有钱人们让司机开着车,带着宝贝(通常是涡喷,一台3万起步)前往大兴试飞基地 —— 这个北京市唯一由官方批准的试飞场所。

前文所说的这个证,叫AOPA(Aircraft Owners and Pilots Association Of China, 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由国务院批准、民政部注册、中国民用航空局主管的代表通用航空行业的全国性协会颁发。

要获取此证,飞手需接受1个月左右的培训,培训费用在1万5-2万不等,理论部分包括民航无人机法规、气象学、飞行原理等多门课程,实操部分则是完成规定的飞行动作。证照分为多旋翼、旋翼(多旋翼和单旋翼)和固定翼三种,以及驾驶员和机长两个层次。这个价格的确不便宜,一年前这个考证费用甚至到过3万,为什么大家趋之若鹜呢?据说此前大量媒体报道,市场稀缺的飞手工资起薪极高,更有「做一名月入十万的无人机飞手是怎样一种体验」的帖子被频频转发,而事实上,当时行业刚起步,万里挑一的持证飞手们确是千金挑人家的姿态。如今无人机元年已过,市场供需趋于平衡,这些报道也已过时。根据民航局的数据显示,目前已取得无人机驾驶员执照的人接近2万人,现在正以每个月1500到2000人的速度递增。36氪了解到的最新情况是,普通飞手起薪6000元左右。

下面要介绍一个老资格的「航模发烧友」给你,89年的王磊玩了7年多的航模。用他的话说,「玩儿的比较投入」,他烧过数不清的设备,在圈内渐有名气后,厂家开始邀请他写测评,他也渐入「模」境,甚至花了两年时间从零到一的做了一架飞机!

他还有一哥们,北京现代音乐学院毕业了之后教吉他,满北京城跑,赚的钱养飞机。推开房门,满屋子飞机,满桌子泡面。王磊建议他,你考个证,安安心心搞航拍吧。他还真去了,一考还考了俩:直升机机长和多旋翼机长,花了3万多块钱。之后便开启了专业航拍的生涯 —— 前前后后几乎攒齐了大疆全系列的无人机。

航拍领域有一个传说中的大哥。大哥以公司形式起步,剧组找他拍一些镜头组,大哥按电池收费。一块电池续航15-20分钟,多少个航拍镜头,集中几个点完成,后期估算剪辑需要多长时间,谈好了价钱再飞。这就不仅需要有好设备,有人脉,还要取景的经验,以及最重要的,审美的能力。

娱乐级的无人机,贵在航拍后期的维护。另外,做影视这一行的话,除了辛苦,挣的钱倒也可观,但你需要时间积累。比如说,混航模圈子。从整体看,航模与无人机有其包含与被包含的关系。大部分工业级别的无人机,都会有一个飞控模块,飞手飞固定航线并不需要太多技术;而玩航模,除了动手能力外,还需要较高的技术辅佐,相当于操纵一辆能飞的,并且只有手动挡的汽车。

航模的圈子有其专业性及特殊性:将近200人的北京模友群,只有一个女性。

而无人机公司的HR在招聘时也毫无标准可参考,招进来的人水平参差不齐。王磊联想起京东发布的飞服师招聘广告第一条:申请人必须本科以上。他苦笑,操作无人机的能力和学历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一般情况下,大公司还只接受内推,「那天我们在试飞场测试,京东的人统一着装特别风光地来了,停了3,4辆车。结果直到我们离开,他们一台发动机都没调好,从头到尾都没飞起来。」

就像大部分职业一样,有人进无人机行业只是谋求一份工作;有人喜欢无人机,也考了AOPA证,认真想学点东西;还有的人,证、设备齐全,就是自己单干。

而王磊,选择了进一家创业公司「易驾卓阳」。王磊坦言,「我只是以飞这个契机来进入这个行业,我看好这个行业未来的发展。」过去的他,着迷于航模,从单纯的喜欢到真正入行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先是泡论坛熟悉各种术语,区分油动到底是汽油还是甲醇驱动?飞机到底用什么材质?是EPO,EPP还是轻木?驾轻就熟后,他开始每天坚持一小时练模拟器,也就是在电脑上装虚拟软件,用遥控在电脑上飞。这一枯燥的过程,容易把一些「假喜欢」无人机的人筛选掉。尔后到了实操过程中,变量一多,现场不会调试的事情发生的频率极高,如果把这重阻碍也克服了,王磊说,那你就可以考虑考个AOPA证了。

「易驾卓阳」这家工业级无人机公司的飞手大部分都是90后,飞手们的工作内容从组装飞机,拧每一个螺丝,到测试飞机性能,比如飞机参数没调好,在高空开始狂抖,飞手就要视情况考虑油门打到哪种程度,才能让飞机在低空停止激荡。

工业级别的测试,还涉及复杂的环境因素,高温、极寒、海拔都需要反复测试。地面的设备维护也是飞手的工作内容之一。飞手需要了解工作原理,在飞机出现问题的时候,知道如何救飞机,以减少公司的损失。

在限飞的官方规定还没有出之前,他们在干涸的永定河河道里面测试飞机,当时飞机的机盖儿没盖上,机翼有1米3的飞机突然就这么掉下来,差点砸到了附近放羊的村民。这些潜在的危险,都需要飞手有灵活应对的能力。

从一开始就提到的「农业植保」是工业级无人机行业应用中的大头戏。飞手庄春旭就飞了一年的植保。在那之前,他没想到玩航模还能作为技能,成为一项职业。他跟36氪提到,有不少完全不懂无人机的老板们,就这么两眼一抹黑地买飞机,雇飞手,卖服务。农场主算了下人力和打药成本,愿意尝鲜的确实不少,尤其考虑到无人机可以减低人工喷洒中毒的问题。

旺季时段,植保的飞手月收入能上万,但总的来说,挣得还是辛苦钱。

飞手需要长时间站在暴晒的田埂,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可视范围内的飞机。农作物本身的属性也决定了飞行的难易程度:若是小麦,成熟期也不会长很高,站着就能看见飞机,飞起来也就比较容易。若遇着玉米和葵花,待长到60天左右的时候,飞机飞一会儿就看不见了。这时候,飞手就需要作业车跟着。而面对果树,无人机更是需要在树丛间上下穿梭,难度更大。

植保机的电池能飞20分钟,差不多覆盖15亩地。为了农药喷洒的有效性,农药浓度极高,考虑到风力蒸发,飞手尽量都擦着农作物的尖儿飞,最高也就1米5左右。植保机的航线一般会提前规划好,飞行频率极高,每天完整作业会飞30-40次,对电机要求极高,这也就意味着,植保机的寿命不会长。

针对不同的情况,农场主的报价一般在10-30块/亩之间,植保公司一年能挣20-40万左右。

当然了,若你不满足于做飞手,这个领域的上升渠道倒也不少:无人机教员也是一种选择。尤其是你在这个领域积累了一定人脉关系后,培训学员,学员考试通过率比较高,正向循环。

又或者,你对于飞背后的原理感兴趣,你可以选择向无人机软/硬件工程师发展。

苏雨然就是这样一位硬件工程师。他12年毕业,直接进了北理工无人机飞控的校企,研究方向偏军工,专门做巡飞弹,那是一种炮打出来的飞机,射程几百米外,几公里高。3年后,校企被收购,他转到航天9院工作,在集成与测控研究室做保密的军工项目。在研究所工作的飞手们工作时间固定,只在有需要的时候才飞,自由度比较高。

苏雨然的工作内容主要与产品性能挂钩。比如,在测试开始前,苏雨然需要保证无人机起飞前的状态完好,这包含无人机是否水平放置,以及各个部件工作的状态等。起飞时,打满座,也就是以最快速度13米/秒飞行,再极速向上(2米/秒),以及分阶段下降,10米以下,0.5米/秒; 10米以上,3米/秒,以此来测试飞控的性能。

开无人机、当飞手是种什么体验? | 这个职业不太冷

而在销售端,当采购商前来公司时,苏雨然需负责培训对方的飞手,这其中也包含了民航局的员工。另外,不同行业有不同需求,比如电力行业,采购商需要飞机检查高压线附近的铁塔是否有腐蚀的地方,或者非正常放电。在石油领域,采购商又要求无人机检查石油管道,检测是不是有人在石油管道上加一个阀门,偷油之类的,或者,用无人机观察是否有潜在的地质滑坡,地质灾害的可能。这就需要飞机长航时、远距离的飞行。而长航时意味着电力驱动不够用,油动却又不安全,而多添加飞机飞行将额外增加成本。在这样的限定条件内,苏雨然需要尽最大努力去满足对方的需求,并针对产品本身做一些修改。

你看到这里,大致也应该明白了无人机领域就业的几种发展方向:飞手、教员、产品方向、软/硬件工程师、或者成为那个传说中的大哥。每条道路都需要花不少的精力和代价,细细琢磨下再选择也不迟。

临近信末,给你再总结一下无人机行业就业的情况:

  • 门槛:学历要求不高;航龄越久,越受人尊敬,即经验优先

  • 技能证明:AOPA证

  • 工资:6K起步

2018年1月26日,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发布《关于公开征求《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管理暂行条例(征求意见稿)》意见的通知》。这也预示着,手持一张AOPA证将成为无人机行业的刚性条件。

文中的王磊凭着一腔热血,每天上下班横穿整个北京城,耗时5个小时。用他的话来说,「若掐指算笔账,我上半年班,能比别人多上一个月呢。」

所以说,干无人机这一行啊,还得有热情。你如果有所关注,无人机物流的全球化浪潮确实已经开始了,无论是国内的京东、顺丰还是谷歌Project Wing在澳洲昆士兰的试运行 —— 披萨公司用它已经送起了外卖,而亚马逊Prime Air只是在等待管理条例的出台。我在想,应该在不远的将来,无人机将和人手一部的手机那样普及。

你期待吗?      

希望上面所说的无人机行业故事对你的择业有一些帮助。如果没有,还有下期。

(如果想分享你的职业经历,或者有什么职业困惑,欢迎联系yanyan,微信roseisnotred,添加请注明缘由)

发表回复


copyright © www.scitycase.com all rights reserve.
京ICP备16019547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