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快速注册

轻信科技CEO吴玉会:区块链解决的是共识问题

作者:搜狐科技视界 时间:2018/03/30 阅读:4289
“其实这个话题有点大,”在搜狐科技举行的区块链沙龙上,轻信科技CEO吴玉会带来的分享是区块链带来的商业变革,上 […]

“其实这个话题有点大,”在搜狐科技举行的区块链沙龙上,轻信科技CEO吴玉会带来的分享是区块链带来的商业变革,上来的第一句话,他就直言这个题目并不好讲。

太技术、太宏观,这是很多人看不懂区块链对商业的改造的深层原因。吴玉会指出,传统商业的本质逻辑是垄断,比如互联网公司都在讲求规模效应,从中获取用户的注意力和数据实现变现。

吴玉会指出,这种商业模式会越来越难,而区块链的一个核心的概念,就是建立了一个新的分布式的商业模式。

“区块链的商业就是基于信任的商业模式,更深一点就是区块链解决了共识问题。”他以比特币为例进行了阐述,“第一家区块链商业应用就是比特币,其实本质上就是做了一件事儿,比特币就是一家公司,只有一种员工就是矿工,这个公司就是逻辑非常简单,谁替我卖命我就送你激励,再延伸出来的交易全是后面的事儿。我回归这家公司本来的商业逻辑就是非常简单,为了创立要参与。你贡献了参与,我就给你比特币。”

展开剩余92%

以下是演讲实录:

搜狐的朋友大家好很容幸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

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吴玉会,我现在的是在两大公司,一个是轻信科技,主要是从2016年成立的公司到现在,主要方向是做联盟链,集中联盟链里面的金融。今年刚成立了叫通化金链(音)是我的一家业务公司,和通联(音)集团联合成立新公司。主要是把金融资源装进去,把区块链在金融行业做一些推广和应用,这家公司我作为副总。

今天给大家分享区块链给大家带来的商业变革,其实这个话题有点大。反而对于我来说讲细的容易讲,讲大的很耗我的精力,包括给我要PPT的时候,我告诉大家今天早上刚做完,但是准备了将近一周时间。这个里面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区块链对商业到底带来了哪些与众不同的东西。大家很容易可以看到一些声音,有的讲的特别高大远,好像有的区块链我们传统的一些影响我们的很多东西都可以去掉了,我们觉得不喜欢的东西都可以去掉,我们好像建了一个新的共产主义那种态度。另外一些人大家听到了很多讲具体的每一个技术,当然每一个技术包括底层的很多密码这些技术,这个技术听完以后只是听起来觉得很厉害。但听完了之后能让我在里面干点什么事儿?其实这个问题在很多人很难去思考。因为听完了之后,在这个方面有什么启发,其实我今天准备这个内容的时候,第一我不会讲太多技术,第二不会讲特别宏观的东西。从我做这个公司的过程中跟大家分享,区块链跟我们实际的行业结合给我们带来什么改变。

回到这儿,是一个特别小白的一本书,就是从0到1,很多人创业都会看这本书。让我思考传统商业的本质逻辑在干什么事儿,其实这个问题听起来很简单的问题。实际上我在找资料时候很难找到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有人说商业是为盈利,有人讲商业是为了服务大家。这里面讲到商业的时候,我抛开政府的视野,主要涉及到我们真正商业化运作的时候,他给了一个答案,这个答案对我就启发。传统的商业本质在干一件事儿就是在开始的时候,垄断了一个商业机密,在这个时间窗口,在最开始阶段,只有少数人看明白了。看明白了之后,就把这个商业机密运作先实验到一定阶段,验证完了再引入各种资本,马老师就各种各种的投资,投资进来把市场占了,形成一个垄断市场。之后从这里面拼命压榨自己的利益,从这个商业里面拼命提高自己的利润。这就是原来商业性的做法,通过垄断形成自己的独特的商业模式,通过垄断的商业模式,在里面让自己的股东或者前期参与的机构,在后期获得最大的利益。这本书大家应该都知道就是PAYPAL创始人,而且这个公司在最开始还有另外一个比较有名就马思克,其实这就是以前我们做商业的时候,很重要的商业逻辑都是按这个做的。

剩下这些公司其实都是按照这样的路子,尤其是互联网公司,大家在讲公司发展过程中都在讲规模效应。互联网公司只有越来越多的人参加才会越来越大。形成垄断互联网有一个特征就是边际成本很低。所以在这儿的时候,其实在这个阶段,形成垄断之后,最后就开始获得垄断的收益。其实在传统的商业模式尤其是互联网,其实里面存在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也就是在区块链火的时候大家开心重新思考这个问题,就是置疑这个模式是不是对的,这个公司在初创阶段,很重要的是,从经济学讲,这家公司为什么没有办法形成一个价值,就是你的商业模式没有办法验证。所以在这个阶段,基本上通过前期的各种投资拿过来,把这个公司养起来。但这里面忽略了一个价值,就是这些公司做大的时候都会强调一个概念,我有多少用户量。他把用户量拿起来的时候,回馈用户价值,回馈到他的股东里面。这里面讲不管任何一家互联网包括脸书、微信讲的都是一个概念我有多少用户,活跃度是多少。我的用户每天的停留时间是多少,这对外讲的平台价值是什么。但是价值讲了这个事儿,回归了是我的股东,我前期的投资人。你这个用户第一次参加用这个平台,跟后面用这个平台,你获得最大的价值就是使用我的一部分服务,或者收一点钱才可以用。互联网最突出的,提供各种服务给他,用户给平台的有几个很重要的东西:

第一个是数据;

第二个是注意力。

你给他只是要获取你的社交服务。但是互联网用于变现的模式。第二个就是我这个平台售卖我自己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但这里面最大的收益是给了股东,用户在这个闭环现金流是没有回到用户这儿。用户其实当平台向他们说的变成一个垄断性的公司,他已经形成了规模效应,导致用户必须在这里面玩儿,也就是不在里面玩儿,比如说微信,你不在你的亲戚朋友都在,但是你在里面玩儿的时候,基本上要做一件事儿,把数据给他,把注意力给他。平台给你的回馈就是我让你用我的免费服务。之前思考这个逻辑是成立的。因为平台最开始的时候,天使投资人前期承担了大量的东西。这个公司在这个时候可以开放给每个人参与,但是每个人没法在经济上做一个定价的,叫不知价。不能提供服务到最后的时候,这个平台长起来的时候,即使在最开始你是我的第一个用户,你给我创造了很大的价值,没有你我没有办法走到最后,但是成功之后是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到这个模式的时候对于用户来说会带来一个问题,叫一言不合,我就走了,我就不在这儿玩儿了。例子就是微博转到微信,其实微博在那个阶段是很好的社交平台,微博里面的广告淹没了我,我到了微博我看到的是各种服务,我的朋友干什么,我关注的大V干了什么,但是这里面淹没我很多信息流里面,就是插的各种广告营销。我以前很欣赏的大V也在朋友圈里面传了各种广告,这就是传统商业模式,一旦形成规模效应就是在拼命压榨你们的利益。又让大家无力反抗。这里面讲到微信到微博,现在正在发生的是滴滴到美团,这些平台大家思考背后都是这个逻辑,最核心的价值是用户的数据和这么多用户的注意力。

这个模式其实会越来越难了,尤其在中国,去年某宝给他另外一个公司引流了一件事儿,以前他做了没有人追究,觉得你们是一个集团,把数据倒过去没有问题。但是有律师挑出来,这家公司出来道歉了。其实这个路走的时候往后会越来越难。这是另外一个例子,这家公司估值是4930亿美金,它的用户量是21亿——facebook,他把5000万数据给了CA,对他股市的影响带来了500亿的下跌。你再想拿我用户数据实现你的商业变现,这个路走起来会越来越难。这条路代表了是传统互联网应用,其实互联网应用是拿你的数据,拿你的注意力,给你服务作为补贴,实现我自己的商业价值。这种模式往后会越来越难。按照以前美国的判例应该是罚他4倍都不止。这种互联网贩卖数据和注意力模式会遇到困境。

脸书在去年总结的时候提到,给我们讲了故事,我用互联网给大家一个获取信息的权利,但这个公司背后的逻辑是,我没去确认,背后是美国共和党的亿万富豪投资,他是通过用户数据做大数据分析,了解用户偏好,推相关信息影响你的决策。这就是互联网给我们的服务,不管是互联网信息应用,大家都在干一件事儿,我是为了你把这个平台建起来。但是商业利益循环导致它回到一个问题,我回到你而起,但是我可以抛弃你为了股东的利益。

这是经济学对他的评价,以前是开玩笑,但是说起来是无能为力的,那个屠龙少年最后变成了恶龙,我们思考这个问题,就是原来做商业化运作公司,在现在的经济制度里面,现在体系没有办法避免的。现在做创业或者投资,拆开一家公司,你把这个公司的权利细分,这个公司后面有很多权利。这里面提到的,这个公司所有权是谁,谁在经营,谁在控制公司发展。所以公司的权利我可以转让,我可以获取权益的权利吗。拆开公司的时候你发现后面有这么多的问题在。但是一直在缺失的核心,最核心的价值创造者没有分享价值,那就是用户。不管是《公司法》或者各种各样的法,他们站在公司角度思考这个问题,我以公司的名义组织这个利益重大化,以公司的名义控制所有前期的风险。其实这里面最主要就是我以前分享的,用户创造了什么。用户获得了什么?使用权,其他权利没有了。当有更好的服务我就会走。

刚才经济学那篇文章讲了一句,就是用户在觉醒,我把数据都给出去,是没有允许你做其他产品,用户在思考这样的问题。捍卫用户的数据权利,捍卫用户数据的商业化,这就是那篇文章提到的时候,这就是现在大家开始思考。或者这个已经思考一段时间,只是这个事件引发大家深度思考。讲到所有的原因就是背后制度,公司制度,合同法。包括以前讲的所有金融的时候,我们经常讲到的市场。

区块链大家提到一个核心的概念,就是建立了一个商业模式,这个商业模式是分布式的商业模式,一开始这个规则谁收益,谁创造价值谁什么利益,把所有这些都固化到区块链,我说的规则是所有应用。大家在设计一个新的模式,这个模式大家在改变的就是替代以前做公司制度,这种投资类的模式,其实在创造一个新制度。而且这里面的用户其实也是一样,站在用户角度来说,实现价值回归价值创造者。互联网用户一个是我给钱是价值,一个是我给你数据也是价值。

区块链的商业就是基于信任的商业模式,这里面我一直在思考,这个信任的概念是什么?信任为什么可以成为一个商业。比如这里面提到很多区块链东西的时候,我简单一个逻辑就是不管是工链或者联盟链,我现在参与区块链规则给我的承诺,就是享受平台各种权益,可能包括决策权。把参与生态的所有人做了分类,把每个人的贡献,以及获得的权益做了分析。所以大家看所有区块链的时候,本质要看背後商业是什么,你能拿到什么权利。

大家说区块链解决了信任问题,我觉得这句话是错的,信任是手段。信任背后是什么?是因为这里面提到了,这是我快速过,比如我信一个朋友,是因为我看了他这么多年,他所有以前历史的事实,形成我对他的判断。对未来会形成我对这个人的规则,他是否守信,是否履约,拆开是一个过去事实可信,未来其实是一个信用。我给他干的另外一个事儿,或者用他,或者用我的信任做交易。其实区块链就是在干这件事儿。底下我提到的是共识,信任的本质是共识,我们对过去或者未来有共同的认知,我可以预测你未来行为,判断你过去行为。我们经常讲区块链解决信任问题,更深一点就是区块链解决了共识问题。没有共识达不成信任。既然解决了信任,信任又共识组成,任何一个商业分解就是首先我围绕这个商业有哪些事实行为。比如说我们讲到了比特币,基于这个事实对于这个公司或者系统做一个分析,将来我拿激励换取想要的东西。有了信任之后才会形成信用,可以投掷未来,或者付出东西换未来。所有这样的商业逻辑,基本上本质都在解决这个问题,把商业所有依赖的事实可验证。会形成未来协作的商业模式,最后形成了商业。这里面主要涉及到两块,一个是密码学解决的问题,不同的链不同体系是不一样的,最后性质分布式商业模式。

区块链形式是加密经济学的概念,展开刚才的逻辑,能不能重构商业模式,把过去东西验证,将来的合作,将来的商业模式变成我们的规则,让参与放参与,不是对我个人或者对公司负责。结合行业或者形成联盟,或者形成社区,经过和约形成了共同的商业模式。第一家区块链商业应用就是比特币,其实本质上就是做了一件事儿,比特币就是一家公司,只有一种员工就是矿工,这个公司就是逻辑非常简单,谁替我卖命我就送你激励,再延伸出来的交易全是后面的事儿。我回归这家公司本来的商业逻辑就是非常简单,为了创立要参与你贡献了参与,我就给你比特币。其实做了这么多年,我们能验证的就是这一家公司,其他还在验证中。回到本身商业逻辑是非常简单,其实上级有多个参与,多个决策的时候会越来越难。

区块链商业组成分布式张本要密码学帐本,这是一个制度创新。经济学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其实这件事儿不是有了比特币才用这种模式,这个模式能追到一九六几年的时候。这里面是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市场是无形的手通过价值控制,政府通过它的手段来管控商业形态。其实提到三元经济,就是有公民和社会组织的组织,不是受政府的敢于,就是靠制度加上面制度加一些激励形成公司制度。这个是诺贝尔奖的获得者,讲到传统经济学的范畴,微观讲资源使用,收入怎么分配。宏观上讲货币政策讲通胀,中间公司这层,有以前公社制度,有以前各种商业化的形态。公司这层是脱节的,其实提到就是“新制度经济学”,根据这个制度可以把商业交易成本降到最低。所以回到刚才的比特币是建立一个跨国支付的工具,这个工具在以前通过以前的金融体系这个成本是很高的,降低了交易费其实是创造了新的制度,代表人物有三个是诺贝尔奖,一个是创始人,一个是香港的教授。

区块链3.0的时候都在讲公链和联盟链。这个新制度就是我刚才讲的就是制度应该学来解读。

最后我们做的是跨企业的协同,围绕公链金融融资服务平台。这个平台建了之后区块链我不讲价值了,我们目前有很多参与方进来了,支付机构,有金融机构,有十几家大的企业。其实我们都在干的一件事儿,我们原来以公司形态组织,用新的制度组织形态。公链讲的一个创新产品,企业原来支付的是钱,应付给上游的企业的钱,打白条。



标签:

发表回复


copyright © www.scitycase.com all rights reserve.
京ICP备16019547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