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快速注册

阿里起诉自媒体“金融街侦探”一审开庭,谁输谁赢?

作者:砍柴网 时间:2018/03/28 阅读:4946
3月27日上午,在杭州市滨江区法院第一法庭,阿里巴巴诉金融街侦探文章侵犯名誉权一案开庭。 法庭辩论非常激烈 在 […]

3月27日上午,在杭州市滨江区法院第一法庭,阿里巴巴诉金融街侦探文章侵犯名誉权一案开庭。

法庭辩论非常激烈

在法庭上,双方就案件的争议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阿里方面提供了三份证据,一份是金融街侦探原创稿件——《阿里式投资:锤子侥幸生还,无界难逃一死,还有多少创业公司入了这个坑?》一文的打印版,另外两份分别是阿里巴巴2015、2016两个财年的企业责任报告。金融街侦探代理律师北京葆涵律师事务所王楠指出,这两份报告是阿里巴巴自己编撰整理的,不属于民事诉讼证据,没有证明力。而且,企业责任报告与争议文章所强调的“是否承诺了投资却没有到位”这一问题没有关联性,著名企业不等于是诚信企业。

阿里巴巴代理律师沈律师当庭称:“金融街侦探的文章充满臆测,歪曲事实、捕风捉影,没有任何调查、核实,使阿里巴巴这个知名企业的声誉降低。”金融街侦探代理律师北京葆涵律师事务所王楠、李亚潼称,我们向法庭提交了核实录音、公证书等大量的证据,证明文章中涉及的每一起项目都有据可查,经过核实,没有任何主观臆测、捕风捉影。

展开剩余83%

庭审中间,原无界传媒副主编、现野马财经创始人李晓晔作为证人出庭作证。

阿里巴巴代理律师询问李晓晔,稿件中提到的三个项目锤子科技、无界、封面,是否看到或拿到阿里巴巴和这三方的投资协议。李晓晔称,媒体不需要拿到投资协议才能写稿,而且投资协议一般都有保密条款,只有当事双方有,媒体也拿不到。我们采用的是多方求证的方式,有关这三个项目的投资意向,我们同事不仅搜集了央广网等多家权威财经媒体的报道,查询了工商资料,并且与锤子科技、无界、封面的人都进行了核实,确定阿里巴巴承诺投资但是最终并没有投,也向阿里巴巴方面求证过这三个项目是否最终投了,也将阿里的回应写在稿件中了,尽到了媒体核实查证事实的义务和职责。

阿里方面律师问李晓晔,是否知道锤子科技的法人代表是谁?李晓晔称,我们核对阿里没有投资锤子科技这个信息,找的是新闻的源头,锤子科技的投资人、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亲口在电话里告诉我,他朋友圈写的内容都是事实,锤子科技把股权已经质押给阿里巴巴了,前前后后拖了大半年,最后没投,差点把锤子科技拖死。

阿里巴巴代理律师又询问李晓晔,被告是否有新闻资质。李晓晔回答称,自媒体写财经原创也不需要新闻资质,遵守网信办的监管规定就可以,2800万公众号也没有新闻资质。

官司缘起一篇文章

2017年8月9日,微信公号“金融街侦探”发表了一篇标题为《阿里式投资:锤子侥幸生还,无界难逃一死,还有多少创业公司入了这个坑?》的文章。

文章就紫辉创投创始合伙人郑刚微信朋友圈“炮轰”阿里巴巴“爽约”差点拖死锤子科技这一新闻事件进行追踪报道。文章还提及阿里承诺无界传媒的投资款到“死”也没有收到,以及封面传媒项目的投资“罗生门”。

面对这篇新闻追踪报道,阿里巴巴的公关团队没有选择就文章内容进行正面沟通和回应,而是直接对野马财经创始人李晓晔女士在多个微信群、朋友圈发表侮辱性言论,以下是部分截图。

还有人颠倒黑白说自己被野马财经创始人拉黑。

8月10日,阿里公关部的众多成员在社交平台扬言“法院见”,配图是一则没公章的诉状,称要起诉“金融街侦探”并索赔100万。

迟迟未收到的传票

意见不合又拒绝沟通,直接走法律程序,起诉、传票、法庭见,也算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但金融街侦探却表示自己遭遇了非正义程序。

金融街侦探内部人士表示,从2017年8月10日朋友圈扬言“法院见”之后,4个多月过去,时间已经进入2018年,却迟迟没有收到阿里方面法院的传票,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直到金融街侦探所在的公司做Pre—A轮融资,投资机构做尽职调查时发现,工商资料软件企查查上显示我们和阿里巴巴的官司已经于2018年1月10日开完庭了,金融街侦探所在的公司被判一审缺席开庭。

然而,金融街侦探在此之前从未收到过法院的传票,对开庭一事毫不知情,就直接“被缺席开庭”。

杭州滨江区法院的人对此给金融街侦探的回复是,邮寄传票的法院专递未送到指定地点被退回杭州了,这是公告送达。

要知道公告送达是有严格的适用范围,是通过电话联系、邮件联系、快递联系、当面送达都找不到,针对下落不明人士才能使用的方式。

金融街侦探表示,作为一家新媒体机构,我们公司的电话、邮件所有联系方式都是公开的,在官方网站、微信公众号、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都能找到。

针对此事,金融街侦探方面也写了一篇标题为《金融街侦探被缺席开庭了,终于明白了阿里巴巴“法院见”的意思!》的文章详细说明,并委托北京葆涵律师事务所向杭州市滨江区法院正式提起了异议。

经过一番申诉,金融街侦探3月中旬收到了杭州市滨江区法院通知重新开庭的传票,3月15日签发,开庭时间调整为3月27日。也就有了今天文章开头开庭那幕。

大企业巨额起诉

自媒体行业从2012年微信公众号兴起以来,确实有良莠不齐的现象,既有铁肩担道义的自媒体,也有造谣中伤违法违规的自媒体。但是随着5年多的发展,行业也在逐步自我净化,大浪淘沙,留下来的自媒体已经逐步成为了多元化舆论监督的一种力量。

但这两年,随着自媒体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很多批评大公司的自媒体被告上法庭。而且,对于自媒体的监督和批评,大企业逐步摸索出了一条行之有效的对策。一旦觉得报道刺耳,一纸诉状递到法院,索赔百万,往往就把自媒体吓尿了。即便正式应诉,败诉的案例也确实不少。

因为2800万公众号中,个人自媒体占了绝大部分。多数都没有背景,遇上个索赔百万的诉讼要求,连律师费可能都成问题。比如,曾经被淘宝告上法庭,索赔一千万的河南自媒体人小冯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别说让我赔一千万,就是一万,我都感觉压力很大。”

而且,大公司一般都有庞大的法务部处理司法诉讼的事情,但是对于自媒体,陷入诉讼之后,准备应诉的证据,牵扯的时间、精力,都是耗不起的。

还有相当一部分大企业,就在本地起诉,搞“一审公告送达,二审书面审查”,自媒体因为是个人,比较弱小,权益得不到保护的情况屡屡发生。

2017年以来,就有百度向法院起诉“粉笔网CEO张小龙、酷玩实验室”侵害百度名誉权,索赔1500万;京东起诉自媒体欧界传媒,索赔1000万;美团点评起诉自媒体“互联网分析师于斌”,索赔1000万;万达起诉“亿邦动力网”,索赔500万……

面对大公司动辄索赔百万的案例,自媒体们人人自危,为了不给自己惹麻烦,面对不公平现象选择集体失语,长此以往并不利于企业和行业的发展。

就这次阿里起诉金融街侦探事件,金融街侦探为了应诉消耗了公司不少人力、物力、财力,但这些付出对阿里这样的大公司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

这次官司无论输赢,都为建设一个“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的良好舆论场贡献了一份力量。

【来源:金评媒】



发表回复


copyright © www.scitycase.com all rights reserve.
京ICP备16019547号-5